新闻

报料热线:81850000

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宁波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宁波  >  突发·现场
抢红包还能作弊?一小伙开发程序"透视"红包牟利终获刑
2021-10-12 20:23:00 稿源: 中国宁波网  

  中国宁波网记者 董小芳 通讯员 鲁贯毅 俞旦文/ 图

  他曾是一名网络技术公司的程序员,却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一心谋求“来钱快”。今天,余姚检察院通报一起案件,一小伙为牟利,开发出售具有红包透视功能的红包破解版APP帮他人赌博“作弊”,终获刑。

  “唉呀,手机反应太慢,红包没抢到!”“最惨的是以为运气好,抢到了一个红包,谁知道却是个‘雷’!”2020年9月的一次朋友聚会上,杨林(化名)从朋友口中得知了一种最新的微信红包玩法——“红包扫雷”,即发红包者在群里发送红包时,可以选定某个数字为“雷”,抢到红包的金额尾数为该数字的群成员即为“中雷”,成为下一个发红包的人。这种发红包的方式看似有一定娱乐性,但通常还附带一些赌博抽头的规则,而且赌“上头”了,一个小时输上几千甚至上万都稀松平常。

  作为程序员的杨林立刻从中嗅到了“商机”。 经过深入了解,他发现通过技术手段可以满足“客户需求”,并且有着很大的“市场潜力”,以此达到牟利的目的。

  2020年10月,杨林通过程序员的圈子,连续“攻关”两个月,终于开发上线了某社交网络APP的抢红包破解版,并通过售卖“激活码”来让该APP正常运作

  为实现扩大销售、快速敛财的目的,杨林还拉拢、培养了龙某、胡某、程某、何某四名代理(均另案处理),不断扩大销售面,短短4个月便卖出了6000余个“激活码”,杨林个人非法获利10万余元,各级代理获利数千元不等。

  事实上,这已经不是杨林第一次帮他人“作弊”了。2019年5月,杨林以“赚外快”为目的帮人开发了“滴滴打车”司机端APP的外挂程序,用于实现抢单功能。因该外挂程序干扰、破坏了司机端与后台服务器之间的正常通信,属于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,2020年12月8日,杨林被江苏省扬州市某法院以提供侵入、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四年,并处罚金三万元。

  但是一心“赚快钱”的杨林不知悔改,在这次判决前的取保候审期间,又“争分夺秒”地开发了抢红包破解版APP。

  2021年2月,公安网警在日常巡查中发现线索。2021年7月,该案被移送到余姚检察院审查起诉。经审查,该抢红包破解版APP具备正常APP的全部功能,可以实现秒抢(自动抢红包)、避雷(不抢特定尾数的最后一个红包)、自动发红包等功能,明显破坏了APP与后台服务器之间正常的数据流转闭环。

  对法律没有丝毫敬畏之心的杨林再次受到了法律的制裁,只是这一次,他不但以相同的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并处罚金三万元,而且与之前的犯罪行为进行数罪并罚,最终被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六万元。

编辑: 郭静纠错:171964650@qq.com

扫一扫,中国宁波网装进手机

中国宁波网手机版

微信公众号

中国宁波网(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(C)

Copyright(C) 2001-2021 cnnb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4076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74-81850000 举报邮箱:nb81850@qq.com

抢红包还能作弊?一小伙开发程序"透视"红包牟利终获刑

稿源: 中国宁波网 2021-10-12 20:23:00

  中国宁波网记者 董小芳 通讯员 鲁贯毅 俞旦文/ 图

  他曾是一名网络技术公司的程序员,却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一心谋求“来钱快”。今天,余姚检察院通报一起案件,一小伙为牟利,开发出售具有红包透视功能的红包破解版APP帮他人赌博“作弊”,终获刑。

  “唉呀,手机反应太慢,红包没抢到!”“最惨的是以为运气好,抢到了一个红包,谁知道却是个‘雷’!”2020年9月的一次朋友聚会上,杨林(化名)从朋友口中得知了一种最新的微信红包玩法——“红包扫雷”,即发红包者在群里发送红包时,可以选定某个数字为“雷”,抢到红包的金额尾数为该数字的群成员即为“中雷”,成为下一个发红包的人。这种发红包的方式看似有一定娱乐性,但通常还附带一些赌博抽头的规则,而且赌“上头”了,一个小时输上几千甚至上万都稀松平常。

  作为程序员的杨林立刻从中嗅到了“商机”。 经过深入了解,他发现通过技术手段可以满足“客户需求”,并且有着很大的“市场潜力”,以此达到牟利的目的。

  2020年10月,杨林通过程序员的圈子,连续“攻关”两个月,终于开发上线了某社交网络APP的抢红包破解版,并通过售卖“激活码”来让该APP正常运作

  为实现扩大销售、快速敛财的目的,杨林还拉拢、培养了龙某、胡某、程某、何某四名代理(均另案处理),不断扩大销售面,短短4个月便卖出了6000余个“激活码”,杨林个人非法获利10万余元,各级代理获利数千元不等。

  事实上,这已经不是杨林第一次帮他人“作弊”了。2019年5月,杨林以“赚外快”为目的帮人开发了“滴滴打车”司机端APP的外挂程序,用于实现抢单功能。因该外挂程序干扰、破坏了司机端与后台服务器之间的正常通信,属于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,2020年12月8日,杨林被江苏省扬州市某法院以提供侵入、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四年,并处罚金三万元。

  但是一心“赚快钱”的杨林不知悔改,在这次判决前的取保候审期间,又“争分夺秒”地开发了抢红包破解版APP。

  2021年2月,公安网警在日常巡查中发现线索。2021年7月,该案被移送到余姚检察院审查起诉。经审查,该抢红包破解版APP具备正常APP的全部功能,可以实现秒抢(自动抢红包)、避雷(不抢特定尾数的最后一个红包)、自动发红包等功能,明显破坏了APP与后台服务器之间正常的数据流转闭环。

  对法律没有丝毫敬畏之心的杨林再次受到了法律的制裁,只是这一次,他不但以相同的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并处罚金三万元,而且与之前的犯罪行为进行数罪并罚,最终被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六万元。

纠错:171964650@qq.com 编辑: 郭静

##########
<small id='vubRuWKg'><acronym></acronym></small><legend id='EExGT'><small></small></legend><b id='TK'><span></span></b>
    <sub id='dJxc'><nobr></nobr></sub>
      <nobr id='wmNmXTG'><acronym></acronym></nobr><optgroup id='CujxnsW'><bgsound></bgsound></optgroup><i></i><s></s>
        <ol id='fVURVYKo'><big></big></ol><marquee id='Dvnrc'><fieldset></fieldset></marquee>
            <l id='fuN'><person></person></l><strong id='LL'><acronym></acronym></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