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
报料热线:81850000

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宁波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宁波  >  民生·城事
宁波这位老兵 亲历长津湖那场惨烈的战斗
2021-10-08 07:31:00 稿源: 中国宁波网  

  中国宁波网记者 易鹤 史米可

  电影《长津湖》正在热映,那些在皑皑冰雪之下,被冻成“冰雕”的志愿军战士,让很多人久久不能释怀,而真实的抗美援朝战场,远比电影场景更痛。

  10月7日下午,一位耄耋老人告诉记者,《长津湖》电影中,夜里急行军、啃冰土豆、遭遇敌机轰炸……这些镜头他都亲身经历过。这位叫江春太的志愿军老兵今年99岁。

  1950年10月底从上海随部队北上,奔赴朝鲜战场,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9兵团20军59师176团1营书记,师部统计员、参谋。

  江春太,老家江西金溪,曾在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数次立下战功。

  1949年5月,江春太随部队渡江解放上海后,在嘉定县以东地区练兵休整。1950年6月25日,朝鲜战争爆发,9月美军在仁川登陆,威胁我国边境。上级命令江春太所在的部队立即启程,入朝参战。

  江春太入朝打的第一仗,就是长津湖战役。

  那时候解放战争刚胜利不久,战士们士气高涨得很,斗志顽强得很。“我们没有制空权,为躲避美军的连天轰炸,只能白天隐蔽,晚上作战。就在这样的环境下,我们跟美国作战,仍然打败了美国精锐部队陆战一师,靠的就是战士们的一股子拼劲,不怕牺牲的精神。”

  1950年,朝鲜半岛遭遇极寒天气,11月时气温已是零下三四十摄氏度。对影片《长津湖》中吃冻土豆的场景,江春太记忆犹新:“一开始粮食供应就很困难,即使有粮食,炊事员做熟也不易。为防敌机轰炸,阵地上白天不能冒烟,晚上不能见灯火,否则就遭到飞机的扫射和轰炸。战士们隐蔽在满山遍野,炊事员将蒸好的土豆千辛万苦送到战士手里时,已经冻得硬邦邦了,完全啃不动,大家只能一口炒面就一口雪。战斗间隙,战士们将土豆放在胸口、夹在腿窝里‘捂热’,但还没等把土豆弄软,很多人就困得睡着了。”

  和志愿者的艰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条件优渥的美军。

  美军派到朝鲜半岛的部队不仅“武装到牙齿”——机械化部队,大炮、坦克、装甲车、甚至直升机等武器都是常规配置。后勤补给也非常强大,不仅有充足的军粮,甚至连饼干、肉罐头、水果罐头、饮料、烧烤……应有尽有,可以说,为了控制朝鲜,美军把自己精锐都拿了出来。当时有一个说法是,美军用9个后勤人员来保障1位作战人员,志愿军则恰好相反。

  朝鲜战争的环境之恶劣,战况之惨烈,让江春太几乎不忍回忆。他缓慢地说,在朝鲜的死鹰岭,江春太所在的1营坚守在冰天雪地里三天三夜。尽管如此,冲锋号吹响后,一支支敢死队却在战场上前仆后继顽强冲锋。几十人组成敢死队,把数个手榴弹绑在一起,拿起来就往前面冲,而冲锋的目的就是把汽车、坦克、火力点都炸掉,为后面的人杀出一条血路。

  奋不顾身的代价是惨烈的。江春太说,原本一营有三个连,一场仗下来,一半的战友都不在了。

  最后,江春太侥幸在朝鲜战场上活了下来,但手指几乎全部冻伤变形,牙齿也大部分冻坏,拔掉了一大半。

  1956年底,江春太转业到了杭州。1957年,他主动选择去舟山驻守。当时的舟山海岛上,不仅生活条件艰苦,而且随时要做好打仗的准备。

  再后来,他进入舟山的金融系统工作直到光荣离休。他说,跟牺牲了的战友们相比,自己是幸运的,不过足以告慰牺牲了的战友的是,今天的中国繁荣昌盛,日益强大,再也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欺负我们了。

编辑: 陈捷纠错:171964650@qq.com

扫一扫,中国宁波网装进手机

中国宁波网手机版

微信公众号

中国宁波网(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(C)

Copyright(C) 2001-2021 cnnb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4076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74-81850000 举报邮箱:nb81850@qq.com

宁波这位老兵 亲历长津湖那场惨烈的战斗

稿源: 中国宁波网 2021-10-08 07:31:00

  中国宁波网记者 易鹤 史米可

  电影《长津湖》正在热映,那些在皑皑冰雪之下,被冻成“冰雕”的志愿军战士,让很多人久久不能释怀,而真实的抗美援朝战场,远比电影场景更痛。

  10月7日下午,一位耄耋老人告诉记者,《长津湖》电影中,夜里急行军、啃冰土豆、遭遇敌机轰炸……这些镜头他都亲身经历过。这位叫江春太的志愿军老兵今年99岁。

  1950年10月底从上海随部队北上,奔赴朝鲜战场,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9兵团20军59师176团1营书记,师部统计员、参谋。

  江春太,老家江西金溪,曾在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数次立下战功。

  1949年5月,江春太随部队渡江解放上海后,在嘉定县以东地区练兵休整。1950年6月25日,朝鲜战争爆发,9月美军在仁川登陆,威胁我国边境。上级命令江春太所在的部队立即启程,入朝参战。

  江春太入朝打的第一仗,就是长津湖战役。

  那时候解放战争刚胜利不久,战士们士气高涨得很,斗志顽强得很。“我们没有制空权,为躲避美军的连天轰炸,只能白天隐蔽,晚上作战。就在这样的环境下,我们跟美国作战,仍然打败了美国精锐部队陆战一师,靠的就是战士们的一股子拼劲,不怕牺牲的精神。”

  1950年,朝鲜半岛遭遇极寒天气,11月时气温已是零下三四十摄氏度。对影片《长津湖》中吃冻土豆的场景,江春太记忆犹新:“一开始粮食供应就很困难,即使有粮食,炊事员做熟也不易。为防敌机轰炸,阵地上白天不能冒烟,晚上不能见灯火,否则就遭到飞机的扫射和轰炸。战士们隐蔽在满山遍野,炊事员将蒸好的土豆千辛万苦送到战士手里时,已经冻得硬邦邦了,完全啃不动,大家只能一口炒面就一口雪。战斗间隙,战士们将土豆放在胸口、夹在腿窝里‘捂热’,但还没等把土豆弄软,很多人就困得睡着了。”

  和志愿者的艰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条件优渥的美军。

  美军派到朝鲜半岛的部队不仅“武装到牙齿”——机械化部队,大炮、坦克、装甲车、甚至直升机等武器都是常规配置。后勤补给也非常强大,不仅有充足的军粮,甚至连饼干、肉罐头、水果罐头、饮料、烧烤……应有尽有,可以说,为了控制朝鲜,美军把自己精锐都拿了出来。当时有一个说法是,美军用9个后勤人员来保障1位作战人员,志愿军则恰好相反。

  朝鲜战争的环境之恶劣,战况之惨烈,让江春太几乎不忍回忆。他缓慢地说,在朝鲜的死鹰岭,江春太所在的1营坚守在冰天雪地里三天三夜。尽管如此,冲锋号吹响后,一支支敢死队却在战场上前仆后继顽强冲锋。几十人组成敢死队,把数个手榴弹绑在一起,拿起来就往前面冲,而冲锋的目的就是把汽车、坦克、火力点都炸掉,为后面的人杀出一条血路。

  奋不顾身的代价是惨烈的。江春太说,原本一营有三个连,一场仗下来,一半的战友都不在了。

  最后,江春太侥幸在朝鲜战场上活了下来,但手指几乎全部冻伤变形,牙齿也大部分冻坏,拔掉了一大半。

  1956年底,江春太转业到了杭州。1957年,他主动选择去舟山驻守。当时的舟山海岛上,不仅生活条件艰苦,而且随时要做好打仗的准备。

  再后来,他进入舟山的金融系统工作直到光荣离休。他说,跟牺牲了的战友们相比,自己是幸运的,不过足以告慰牺牲了的战友的是,今天的中国繁荣昌盛,日益强大,再也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欺负我们了。

纠错:171964650@qq.com 编辑: 陈捷

<xmp>
<u id='NKVSLxNY'>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</u>
    <tt id='tpkQ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tt>
    <dir></dir><ins id='jwsfB'><var></var></ins><comment id='jcWMab'><em></em></comment>
      <small id='eVBIWII'><s></s></small>
        <legend id='hZFwXiq'><tt></tt></legend>